网店转让 网店入驻
咨询热线:

淘宝网店转让Contact Us

买卖淘宝网店
邮箱:
手机:
电话:
地址:

网店转让

当前位置:主页 > 网店转让 >

闲鱼卖二手破财难消灾

发布时间:2022-12-03 04:28 点击量:

a77341c43a6b88149383830889d69b54.jpg

当时陈伟业在阿里茶室头脑风暴,淘宝把二手名字改成闲鱼,把闲散经济、社群文化、互动社会交织成一个梦。

如今,近十年过去了,这个养了五年的“富二代创业”项目,正在从阿里的“亲生儿子”变成“养子”。

个人闲置是闲鱼的出发点,但很快阿里发现,单纯交易闲置商品接近赚钱,但离平台赚钱还很远,于是天平开始向专业卖家倾斜。

后来泥沙俱下,二手品类激发了一些职业卖家的恶,假货横行,“小淘宝”一度成为“假淘宝”;闲鱼以社会实验为荣的鱼塘也变得混乱了。

然后,合规整改,职业卖家戴上了新的“紧箍咒”。最新的规定是,今年10月,闲鱼宣布,经营者应当遵守“七天无理由退货”标准。

很快,闲鱼意识到两头都找不到好的3354专业卖家,自然会去门槛更低的平台;当个人闲置,没有流量的时候,用户之间的交易效率开始变低。

脱胎于二手淘宝,闲鱼本身成为冲动消费的终结者。淘宝购物确认收货后,可以通过“一键转卖”直接将商品挂在闲鱼上。这个环节为前期开始遇冷的闲鱼带来流量,也让商品和资金在阿里内部形成闭环。

2016年,陈也对外界表示,闲鱼只做C2C,“第二个淘宝”不是阿里想做的。

在阿里高层的想法中,闲鱼不会止步于二手交换。除了被弱化的电商标签,社群和内容属性催生了鱼塘。

对同一话题感兴趣的用户聚集于此,社区衍生的长尾内容赋予了闲鱼不断扩大平台交易规模的能力。

2017年,平台上用户超过百万的鱼塘有几十个。同年,闲鱼也面向100个城市,投入10亿元扶持创意鱼塘。

资源到位后,2018年闲鱼的GMV将超过1000亿,到2019年,其在闲置交易市场的份额也将超过70%。当时二手平台刚刚被腾讯投资,但只获得了20%的市场份额。

今年发生了一件可能影响闲鱼未来发展方向的事情。3354负责人陈从闲鱼调任,原淘宝直播负责人接手二手业务。

事实上,从2019年开始,闲鱼已经经历了四次换帅。然而,从2020年开始,平台的衰落已经显露出来。一方面,不断换帅是闲鱼核心运营理念从C2C向B2C倾斜的又一个暗月。闲鱼的优秀产品上线,运营方为平台认证合格商家,产品涵盖官方闲置和二手品质。2020年,闲鱼推出了Pro账号,后来升级为鱼店,可以添加库存。是专业卖家的便捷操作工具。

陈雷甚至直接提出了C2X的概念。x指的是多条闲置交易路径,商品可以随意流向B、C甚至S(服务商)。

在闲鱼上,不仅有渠道商、供应商直销,甚至还出现了“代发”的二方经销商。平台上发布商品信息,用户拍下后,卖家从低价平台下单发货,赚取差价。

这种“轻松赚钱”的方式逐渐让平台吸引的卖家多于买家;而承载社会期待的鱼塘也出现了边缘内容。

2020年,闲鱼经过密集约谈,浙江省委网信办开展了平台整治专项行动,重点是关闭鱼塘。

几乎与此同时,陈雷离开,闲鱼迎来了第三任掌门人,原淘宝特别版负责人金科。

金关闭了闲鱼线下市场,开始扶持闲鱼官方认证的产品,而库存数百种同类产品的专业卖家则会进行标注和区分。他急于挽回自己的声誉。

然而,当平台上有更多的卖家时,商品a

普通用户很难买到二手,卖家也不容易。验货宝的推出,针对商家线上的“七天无理由退货”,提高了他们的准入门槛。

今年开春后,金科调任,闲鱼由阿里副总裁刘波(花名:嘉洛)直接掌管,开启了“第四代掌门人”时代。四年来,频繁换帅,业务发展方向也会相应调整,闲鱼很难做到深度积累。

此外,闲鱼还整合了产品部和社群部,成立了用户产品中心。阿里本地生活及门店业务中心原负责人丁健担任该中心负责人,似乎有竭尽全力挽救用户口碑的意图。

在闲鱼,买家不仅需要花费大量时间筛选商品信息,还会落入骗子设下的陷阱。

这位游戏玩家今年6月开始在闲鱼寻找游戏账号出售。锁定一个卖家后,双方核对号码后协商,对方提出先交1500元定金,再换领带完成尾款。但是抓到存款链接,提前确认收货后,对方又不理他了。

之后再次使用闲鱼小号咨询,发现对方多次尝试倒卖账号收取押金实施网络诈骗。

但因为他提前确认了收款,所以无法通过闲鱼追回这笔钱。他只能要求平台通过举报措施封禁骗子账号。多次转卖游戏账号的卖家账号,只由平台管理。

“‘光宇’的游戏账号通常以高于自身几十倍甚至上百倍的价格出售,所以很多人会从中渔利。”追说,“根据我的经验,闲鱼上60%到70%的游戏账号都是骗子利用小号进行虚假宣传卖出去的。我在打算买号的时候遇到过十几个这样的卖家。”

冯某天把新品上架闲鱼后,很快就有人下单了。对方发来二维码截图称自己账户被冻结,需要卖家扫码添加“人工客服”帮助解冻。客服说卖家需要保证自己有足够的资金能力,否则平台不会承认他有交易能力,并告知诚丰需要交3000元审核,之后会把钱退回。

虽然闲鱼会在对话框中提醒用户不能下单付款是诈骗,但是除了封杀账号,一般很难挽回新用户的损失,类似的骗局还可以通过换账号继续行骗。

有的用户会发私信询问卖家是否做“闲鱼集货”,也就是说集齐指定商家一定数量的产品就可以获得5元返现,然后引导卖家下载接单软件,谎称要收钱实施诈骗。

半个月来,“创业前线”在个人闲鱼账号上集中了一批二手物品,超过三次前来询问是否做“闲鱼收藏”。类似的骗局还有“0门槛编辑接单”。

《创业前线》在收到编辑下载软件的信息后,在闲鱼平台举报账号,但未获批准。

在小红书等社交平台上,分享帖子被骗的情况屡见不鲜。当闲鱼遇到疑似诈骗时,在小红书中搜索“骗局”甚至成了极其有效的“止损”方法,“闲鱼骗局”也成了平台上的热门搜索词。

2021年12月,戴珊出任阿里巴巴中国数字业务板块负责人,宣布淘宝和天猫合并。此举被外界解读为:阿里的重心正在从C2C向B2C转移。

作为阿里的下游平台,闲鱼也在不遗余力的争取商家。好像有了生意之后,就没有买卖的烦恼了。

比如闲鱼的认证招商页面,职业玩家认证列在首位,平台对发布产品数量和交易订单数量都有要求。认证的玩家可以获得官方推荐和支持。

卖卡者和我们

一句话就是一个预言。以前一键转卖是淘宝给闲鱼输血。现在闲鱼已经承担了给淘电商导流的重任。

在阿里2022财年第一季度财报会议上,阿里CEO张勇(逍遥子)提到了闲鱼,称截至2021年6月,闲鱼的月活跃已经超过1亿。

但闲鱼在加速招募商家的同时,也在慢慢对卖家实施规范化管理,解决平台上产品质量参差不齐的问题,以此安抚C端。

但类似措施的难点在于,二手商品的不规范,大大增加了卖家规范化管理的难度。

更尴尬的是,相比老对手身上的3C logo,闲鱼似乎没有明确的标签。全品类模糊了闲鱼的面目,更像是一个“海鲜市场”。此外,在利润率更高的二手奢侈品领域,Tik Tok和Aauto Quicker已经加入了这场游戏。

据了解,从去年开始,阿里的电商业务重心转移到了出海和下沉两条主线上。面对Tik Tok电商和快的汽车的攻击,国内业务似乎后劲不足。当年疯狂的双11,如今已经变得冷清。

大河小河都是干的。闲鱼本来可以有更多的可能性,但是砍掉鱼塘之后,似乎并没有在社会方向上探索出一条更清晰的道路。而是在B端和C端不停的反复跳跃,终究无法在两者之间达成平衡。